郴州市人防办原主任白广华:在职时帮人就事,退休后收人金钱

8月

郴州市人防办原主任白广华:在职时帮人就事,退休后收人金钱

郴州市人防办原主任白广华:在职时帮人就事,退休后收人金钱
2019年3月19日,白广华单位纳贿、贪婪、纳贿、滥用职权一案在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法院开庭审理。图为郴州市苏仙区检察院检察长胡永庆宣读起诉书。在“四面青山列翠屏,山川之秀甲湖南”的国家森林城市——湖南省郴州市,有一个造型新颖别致的人防分散指挥基地,是郴州的标志性建筑。制作这座新式基地,就有郴州市公民防空办公室(以下简称“郴州市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白广华的劳绩。从前作业超卓的他,先后荣获“全国人防先进个人”“湖南省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但是,就在前不久,郴州市苏仙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白广华犯单位纳贿罪、贪婪罪、纳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持续追缴被告单位郴州市人防办单位纳贿所得赃物1190万余元,持续追缴白广华个人贪婪所得141万余元发还给郴州市人防办,持续追缴其个人纳贿所得327万余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这样一个国家级先进个人、省级劳模究竟是怎么沦为阶下囚的?向企业和个人伸手,索要1190万存进单位“小金库”白广华在担任郴州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期间,在单位设了“小金库”。这个“小金库”的钱就来自连绵不断的“进贡”。2011年头,白广华为某商业集团旗下商场免除了5200万元租金。事成后不久,白广华要郴州市人防办原副主任李某(另案处理,已被判刑)以单位需求资金发放福利为由,以告贷名义向该商业集团总经理吴某提出要200万元。李某向吴某阐明目的后的第二天,吴某就预备好了200万元现金送到他的办公室。李某将其间100万元交给财政人员廖某用于发放单位年末奖金,剩下100万元则用于“小金库”开支费用。2011年以来,倪某所代表的郴州某建造工程有限公司、湖南省某建造有限公司在承包郴州市人防办的多个项目时,在招投标、工程款拨付等方面得到过白广华的协助。事成之后,白广华要求李某以单位需求资金为由,找倪某索要472万余元用来充分“小金库”。2009年至2015年间,郴州市一景象园艺建造有限公司的章某经过白广华的协助,连续获得了郴州市人防办多个项目的承包权,人防办为其拨款也供给了疏通的途径。章某天然对白广华有求必应,而且许诺在白广华退休后重谢。后来,白广华和李某协商决议,由李某以单位资金紧张为由向章某索要300万元,存放于“小金库”中。2011年以来,郴州市人防办为郴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一开发项目减免防空地下室易地建造费350余万元。2013年至2016年间,白广华授意李某经手,以市人防办的名义,分屡次经过虚开发票的方法从郴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报账218万余元,归郴州市人防办分配。2015年头,郴州市审计局对白广华进行离任审计,查出郴州市人防办融资账户上亏空了290万元。其时在人防办分担财政作业的副主任李某向白广华报告后找倪某予以处理。2015年2月至4月,郴州市人防办财政人员杨某分3次收受倪某现金290万元,用于偿还融资账户亏空资金。据承办该案的苏仙区检察院检察官介绍,2008年4月至2015年5月,白广华在任郴州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期间,郴州市人防办为倪某、章某、郴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某商业集团等人和企业在工程承包、工程款拨付、减免防空地下室易地建造费等方面供给了不少便当和协助。每一次,白广华都是组织副主任李某,以单位资金周转为由向上述个人和企业索要金钱,算计1190万余元。而这些钱全被白广华授意存进了单位“小金库”,作为单位违规发放奖金、和谐联络等的开支。“在领导班子里,基本上就他一个人说了算,尤其是他对‘小金库’的钱有肯定分配的权利。”白广华的搭档曾对办案人员这样点评他。被告人白广华当庭认罪悔罪。挥金如土的日子背面,究竟是谁在“买单”白广华喜爱休闲文娱。他在郴州市人防办任职期间,光在郴州某假日酒店吃饭、喝酒、歌唱的消费就挨近80万元。每次消费完,白广华只需打一个电话,立马有人替他买单。2013年11月,白广华电话奉告倪某帮他到该酒店结算消费款,倪某赞同,并与李某联络。按李某的要求,倪某向该酒店支付了32万余元消费款,别的还为郴州市人防办在其他当地消费的酒水等款待物资支付了150万元。白广华喜爱养鱼。为此,他专门在老家挖了个大鱼塘,要李某分3次给他买鱼苗送到他老家,光是买这些鱼苗的费用就算计15万余元。白广华还喜爱养一些美丽的观赏鱼,还养有一只体魄较大、性情凶狠的藏獒,这些都是他让李某购买的。此外,为了交纳白广华个人的集资房房款,李某从由其自己保管的“小金库”中拿出20万元。2012年春节前,又分两次拿出50万元,用于白广华装饰自家房子、购买小轿车,以及出资入股某第宅。从休闲文娱到养鱼养狗,从买房换车到装饰购物,白广华的这些家事,都是叫李某组织稳当,而就事所需的钱款则通通来自他私藏单位的“小金库”。据统计,从2010年至2015年间,白广华为处理个人花费,屡次要求李某从人防办“小金库”中支取资金,数额合计141万余元。与请托人约好,悉数比及退休后再说除了使用悉数时机往单位“小金库”里捞钱外,白广华也不忘鼓鼓自己的腰包,仅仅在职时会有所忌惮,所以他便跟请托人约好,悉数比及退休后再说。郴州某景象园艺建造公司的章某便是跟白广华有过约好的人。为感谢白广华对自己的屡次照顾,2015年6月白广华退休后,章某打听到白广华回老家宜章县居住了,所以当即赶往宜章县,打电话把白广华约出碰头。一碰头,章某就送给他现金50万元。2016年2月,章某再次约白广华碰头,又送给他现金50万元。2011年,廖某结识了白广华。为承包人防工程,廖某屡次找白广华协助。经白广华打招呼,廖某顺畅揽下了总造价为4000余万元的工程项目。施工期间,廖某屡次向白广华表明要感谢他。仍是按“老规矩”,白广华退休后,廖某分3次送给他150万元“感谢费”。白广华在职期间,为李某等人承租某酒店KTV供给了协助,李某等人约请白广华参加出资50万元的股份,其间包含李某赠送白广华的20万元干股,白广华退休后还一直在享用干股分红。据承办该案的检察官介绍,白广华使用担任郴州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的职务便当,在工程承包等方面为别人供给便当和协助,大多数是在其退休后独自或一起屡次收受请托人资产,数额总计327万余元,所收资产悉数被其个人浪费。滥用职权,给国家形成丢失1390万正是由于白广华贪心金钱、固执用权,使国家财产因而遭受重大丢失。2008年至2015年间,白广华在任郴州市人防办主任期间,市人防办为筹集资金,按白广华要求,违反人防工程“以建为主,以收促建”准则,对全市范围内新建房地产项目采纳“缴费为主,建筑为辅”的准则,在批阅城区内新建民用建筑建筑防空地下室时,采纳“以收代建”的方法对部分适合建筑防空地下室的新建民用建筑未按规则要求催促建筑防空地下室,而是采纳以征收防空地下室易地建造费替代建筑防空地下室,而且在对部分新建民用建筑征收防空地下室易地建造费时违规减免。为欲盖弥彰,以防上级部门查看时发现减免上交费用,白广华还授意郴州市人防办工程科拟定虚伪批复,将少交的费用批复为拟建筑人防工程,实践不监督职责单位施行,形成很多国家财产丢失。经查询核实,白广华授意违规私行减免防空地下室易地建造费达1390余万元。2018年9月,郴州市纪委监委对白广华严峻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纪律检查和督查查询。2019年3月19日,由郴州市苏仙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白广华单位纳贿、贪婪、纳贿、滥用职权一案在郴州市苏仙区法院开庭审理,并全程网络直播。苏仙区检察院检察长胡永庆以国家公诉人身份出庭支撑公诉。郴州市、苏仙区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公民监督员、区直机关单位部分党员干部、媒体记者及大众等100余人旁听了庭审。法院确定白广华的行为构成单位纳贿罪、贪婪罪、纳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原题为《白广华在单位私设“小金库”,存入向企业和个人要的1190万余元,并从中支取141万余元用于个人花销;滥用职权,给国家形成丢失1390万余元。请托人想感谢他时,他总讲“等我退休今后再说吧”——在职时帮人就事,退休后收人金钱》)